主页 > H维生活 >幼稚园儿童的团队合作,竟多次打败商学院大学生? >

幼稚园儿童的团队合作,竟多次打败商学院大学生?


幼稚园儿童的团队合作,竟多次打败商学院大学生?

让我们先问一个老掉牙的问题:为什幺某些团队的整体表现会胜过其个别成员的总和?而某些团队的整体表现却是比较差?

为了找出答案,设计师兼工程师彼得.斯基尔曼在几年前举办过一项竞赛。他在数个月间聚集了许多来自史丹佛大学、加州大学、东京大学和其他各处的四人团队,让他们使用以下的材料,比赛谁能够建造出最高的结构体:

.二十条未曾煮过的义大利麵条。
.一码长的透明胶带。
.一码长的绳子。
.一颗标準尺寸的棉花糖。

这场竞争有一项规则:棉花糖必须放在最顶端。不过这项实验有趣的地方不只在于任务本身,更在于其参与者──有些团队是由商学院学生组成,有些则是由幼稚园儿童组成。

商学院学生立即着手进行。他们开始策略性地讨论与思考、检查材料,并来回交换想法,提出思虑周详又精明的问题。他们拟出好几个选项,然后打磨最有可能成功的那些点子。他们展现出专业、理性与聪颖,最后决定採用某项特定的策略,然后便分工开始建造。

幼稚园儿童使用的方式则截然不同。他们没有制定策略,不分析也不分享经验,不发问、不提出建议也不追求想法的完美;事实上,他们几乎不太谈话。他们彼此站得很近,互动既不流畅也没有条理。他们骤然从另一人手中攫取材料开始建造,不遵从计画或是策略。当他们说话时,使用的是短促的话语:「这边!不对,这里!」整个技巧可形容为只是在一起尝试一堆东西。

如果你要赌哪个团队将会胜出,这个选择并不困难。你应该会下注在商学院学生团队上,因为他们拥有卓越地完成工作的聪明才智、技巧与经验。这是我们对团队绩效的一般想法。我们认为技能纯熟的个人合在一起也会有熟练的表现,就如同我们认为二加二会等于四一样。

但你可能押错注了。在数十次尝试中,幼稚园儿童建造出的结构体平均有二十六英寸高,而商学院学生建造出的却平均低于十英寸。[1]

这仿如错觉一般的结果令人很难接受。我们很难想像聪明、经验丰富的商学院学生,联合起来成效欠佳;我们也很难想像未谙世事、欠缺经验的幼稚园儿童,联合起来却如此成功。之所以会有这种错觉,是因为人的直觉引导我们专注在错误的细节,也就是个人的技能上。然而个人技能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互动。

商学院学生看起来是在协作,但事实上他们胶着在心理学家称为地位管理(status management)的过程中,一心思考着自己在较大格局中的定位:是谁在掌控?批评某人的想法没有关係吗?这里的规则是什幺?他们的互动表面上看起来流畅,但实际上却充斥着毫无效率、犹豫不决与暗中较劲的行为。他们没有全神贯注在任务上,而是在处理对彼此的忧虑。他们在管理地位方面耗费了许多时间,以致无法掌握问题的本质(棉花糖相对沉重,而且义大利麵条不容易固定)。这导致他们初次的尝试通常都以失败作收,时间于是不敷使用。

幼稚园儿童的行动表面上看起来毫无章法,但把他们视为单一的个体时,他们的行为既有效率也有效益。他们不争夺彼此的地位,而是肩并肩站立,精力充沛地一起工作。他们在侦测问题与提供协助之间快速移动,并且实验、冒险、留意成果,使其得以更有效率地解决问题。

幼稚园儿童的胜出,并不是因为他们比较聪明,而是他们以比较聪明的方式一起工作。他们利用简单而有力的方式,让一个由平凡人组成的团队,可以创造出远超过他们个别加总的绩效。

这本书就是要告诉你,这个方式是如何运作的。

团队文化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之一。我们在成功的企业、夺冠的队伍以及兴旺的家庭中都可以察觉到它的存在;当它缺席或有害时,我们也察觉得出来。我们还能够量测它对盈亏的影响(根据哈佛大学对超过两百家公司所做的研究,强大的文化让公司的净收益在十年间提升了七百六十五%)。然而文化的内在运作仍然神祕未知。我们都想要组织、社区与家庭里拥有强大的文化,我们也都知道它有效,我们只是不知道它究竟是如何运作的。

注释
[1]幼稚园儿童的团队也打败了律师团队(他们的结构体平均是十五英寸高)以及执行长团队(二十二英寸高)。
[2]我用以下的资格挑选团队:首先,他们在至少过去十年间的表现都在各自领域中的前一%(条件适用的话);其次,他们因为含括不同的成员而达致成功;最后,他们的文化得到其产业内外学识渊博人士的讚赏。为了避免选择上的偏颇,我也检视过许多不太成功的文化(如第三章的飞弹发射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