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维生活 >所谓的你爱我(2) >

所谓的你爱我(2)


所谓的你爱我(1)

文/雪伦

在努力遗忘那些悲伤的过去时,我更害怕连这一些仅存的美好片段,也会一起消失,生活已经这幺辛苦了,为什幺连回忆都这幺让人这幺矛盾?难道不能只留下好的,忘记坏的。

        「没事吧?」乐晴的声音,在我耳朵响起,把我从过去拉回现在。

        我看着她,她指了指我手中,已经被哥哥挂掉剩下嘟嘟声的话筒,我才反应过来,缓缓的把话筒放好,慢慢的恢复心情,然后对着乐晴点了点头,「没事。」我说着。

        「嗯,快去休息吧!」乐晴知道再问下去,就和往常一样,我也不会有什幺最新说法,所以很豪爽让我回房间。

        回到房间后,我坐在床上,想着哥哥刚对我说的话,想着妈妈又再因为我而自责,我沉重的起身,走到工作桌旁,从小抽屉里拿出一个月用不了几次的手机,然后开启电源。

        按了妈妈的行动电话拨出,好像是等了好久一样,通话马上被接通。

        「是立湘吗?妳没事吗?季阳说妳醒了,妈真的好担心妳,都是我不好,,让妳想起不开心的事,还害妳昏倒,我这个妈妈真的很失败,妈真的很抱歉,我从今以后都不说了,绝对不说了。」这时,我和妈妈的角色好像对调了一样,她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期待我的原谅。

        记得小时候,我比哥哥调皮,四岁开始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妈妈,我错了,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很难过,妈妈为了我如此卑微。

        「妈,跟妳没有关係,我只是赶案子没睡好而已。」我吞下哽咽,试着让对话不要变的悲伤。

        十几年来都在被别人安慰的我,竟没有学会怎幺安慰别人,说了一句谁也不会相信的话,然后我和妈妈的对话陷入了辞穷,当妈妈不知道该说些什幺,而我也不知道要说什幺时,通话就会告一段落。

        但我知道我有责任,缓解妈妈的自责,因为那从不是她的错。

        「妈,对不起。」我说。

        妈妈的泪水没有止住,电话那头传来哭泣的声音,我的眼眶也在这头红了,爸爸接过电话,安慰着我说:「立湘,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接着支支吾吾的说:「那个……爸是想说,如果妳的情绪上有……呃,有不开心的,还是说有胸闷……要不要再去给王医师看看?」

        我已经有七年没有看过心理医生了,所以我以为我好了。

        「爸,我真的没事。」我说。

        爸爸迟疑了一下,才继续对我说:「嗯,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他开始说服他自己。

        我们都是这样,过日子,就是吃三餐再加上说服自己。

「那个……生日快乐,昨天来不及跟你说。」我一直记得这件事,我一直记得,要微笑开心的对爸爸说,但昨天却被我自己给搞砸了。

        我可以察觉爸爸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才笑着说:「好、好,谢谢,妳快乐,我就快乐。」听着他这样说,我既无奈又心酸。

        和爸爸道了再见后,结束通话,手机萤幕显示通话时间,是五分二十三秒,我忍不住想着一年内,我到底花了多少时间,当他们的女儿,我从没有尽过女儿的责任,爸妈的所有事,都是哥哥在处理,因为我自私的,只负责不停伤心和一直沉沦过去。

        我叹了口气,走回房间,躺回床上,却发现越安静,心就越慌乱,我只好再次坐起身,回到工作桌前,打算用工作来放过自己,这永远都是最有效的办法。

        客户来信告诉我,关于疗癒系商品的部分,希望可以见面讨论比较安心,但面对面沟通,已经不再是我的强项,所以我总是能拒绝,就尽量拒绝,但客户非常坚持,再加上之前合作过几个案子,能用的理由和藉口都用的差不多了,我只好妥协。

        就在我寄出答应明天中午见面的email时,楼上天花板又响起了好大的声音,像是重物掉落,砸在地板上砰了好大一声,我吓的抬起头看着,声音又消失了,房间里面只剩下我有点神经质的呼吸声。

        到底是真的,还是我的幻觉?

想起父亲要我去看心理医师,难道我真的又病发了?我开始有点焦虑,我不想再看医生,也不想再靠安眠药睡觉,我起身离开房间走了出去。

        只有乐晴在客厅里,整理大勇打完的电动玩具。

        我走到乐晴身旁,她被我无声的移动吓了一跳,大勇的昂贵电动摇桿就这样掉地上,还没跟乐晴道歉前,我先在心里跟大勇下跪。

乐晴一脸看到鬼的样子对我说:「妈啊!立湘,妳知道我年纪大了,禁不起吓吗?而且妳怎幺起来了?妳不是在睡觉吗?」

我摇了摇头,缓缓的对她说:「我房间天花板有奇怪的声音。」 

「什幺奇怪的声音?」乐晴把大勇的昂贵摇桿再次丢到地上,边说边走进我房间,我跟在她后头,一进房就看到她认真的抬起头看着天花板。

她观察了一下后,回头对我说:「没有啊。」

「刚刚有砰了很大一声。」我说。

乐晴先是一脸狐疑的看着我,接着用着极度不自然的表情说:「立湘,那个季阳是说,可能妳最近会有一点情绪不稳,还有可能会有一些,嗯,特别的行为……然后希望我们……」

她们原本就知道我是个奇怪的人,但她们接纳我的怪癖,晚上不出门,旅游不过夜,晚上不能熄灯,不爱和陌生人说话,和全世界的人保持距离,昨天莫名其妙的昏倒和情绪失控,再加上我哥的叮咛,我现在百分之二亿的相信,乐晴她们都知道我一定有病。

「我真的听到了。」我不想承认我有病。

乐晴再给我一次机会,和我一起安静的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天花板依然没有声音,乐晴低下头看着我,一脸给过我机会的表情,安抚着我说:「妳好好睡一下,我去準备晚餐,等等给我吃两碗饭。」

好了,我彻底被乐晴放弃了。

我也开始对自己绝望,乐晴轻拍了我的脸,要我不要在意,再给了我一个打气的笑容后,转身离去,在踏出房门口的那一刻,天花板为了我扳回了一城,很不客气的又传来砰!砰!砰!

《明天待续》

本文出自《所谓的你爱我》商周出版

所谓的你爱我(2)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