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维生活 >生病也是有好处的!树木希林:与疼痛共生,也是活着的一番乐趣 >

生病也是有好处的!树木希林:与疼痛共生,也是活着的一番乐趣



生病也是有好处的。
即使得奖,也不会引来嫉妒;
稍微失言,也不会有人责怪你;
渐渐没力气吵架了,变得十分谦和。
——二○一八年五月
于报纸连载的访谈,回首前半生时所言。
后来,由于癌细胞移转到身体各处,最近每年要去一次鹿儿岛的医院,接受放射线治疗。一天仅照射十分钟,不过得天天照射,持续一个月。虽然这也是一个重新检视人生的好机会,但久了还是会把人的耐性给磨光吧。于是我提议:「医生,可不可以把我的疗程缩短到一个星期?稍微烧焦一点也没关係啦。」
我可是完全没有做为抗癌斗士的心情呢。也看过不少接受抗癌药治疗的人受苦的模样,然而我的治疗法完全不影响生活品质,所以我十分感激。
生病也是有好处的。即使得奖,也不会引来嫉妒;稍微失言,也不会有人责怪你;渐渐没力气吵架了,变得十分谦和。我这幺说,恐怕有人要吐槽我「怎幺可能」,但我年轻的时候才不是这样,以前的我真的很自以为是呢。
生病也是有好处的!树木希林:与疼痛共生,也是活着的一番乐趣

我不喊痛,而是说「啊,好舒服」。
将疼痛视为理所当然,
接受它、与之共同生活,
也可说是别有一番乐趣。
——二○一六年六月
与桥爪功对谈,聊到彼此的健康状况时所言。
最近,不知是不是放射线治疗的后遗症,肩膀僵硬,动辄有如金属相碰撞般,这时候我不喊痛,而是说「啊,好舒服」。将疼痛视为理所当然,接受它、与之共同生活,也可说是别有一番乐趣。
由于我罹患着不重也不轻的癌症,让我可以在各种意义之下有效地利用它。比方说要拒绝某些事情时,只要说句「癌细胞已经恶化了」,对方也只好说「啊,这样啊」。嗯,不过生病以来,我还是多少变得谦虚一点了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