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馨生活 >台湾商工银行(今延平南路第一银行)──阿婆浪港、落跑式建筑 >

台湾商工银行(今延平南路第一银行)──阿婆浪港、落跑式建筑


台湾商工银行(今延平南路第一银行)──阿婆浪港、落跑式建筑
台湾商工银行的设立,本来是以支援开发糖业为主。前身为「兴业银行」,很特别的,早期的银行影像,是在阿缑厅港西中里的阿缑街(即屏东市)营业。一九一二年迁到台北抚台街一丁目,和屏东的建筑形式雷同,採仿巴洛克式牌楼外墙,形态崇伟优雅,望之有基业永固的感觉, 也就是图中的模样。

日治初期,台北车站附近以及北门的抚台街、北门街等,是日人商家最早聚集的地方,从昭和三年(一九二八)大日本台北市职业别明细图,可以看见当初沿抚台街的商家从北门往南,依序是高浦商店、吉川洋服、高石组、岩井商店、筒井眼科等。大部分为低矮的木造房屋,其中高石组为「请负」业,属建筑营造包商,注重门面,乃盖起优雅的法国曼萨尔式屋顶,墙身以石头砌成,附近居民呼之为「石头屋」,现原屋已部分复原,周遭许多房屋仍保有科林斯柱式的风格,最醒目的建筑就是台湾商工银行。

台湾商工银行(今延平南路第一银行)──阿婆浪港、落跑式建筑
同一个角度看到的台湾商工银行现状,真是,丑貌令人惨不忍睹。

一九二二年街改为町,北门街改称京町,抚台街为大和町,範围分别是今之博爱路前段与延平南路前段,台湾商工银行所在的大和町,即为今之延平南路三十八号的第一银行。现在的第一银行有四个前身,按创立年代,第一个是「台湾贮蓄银行」,其次是「嘉义银行」、「台湾商工银行」与「新高银行」。

一九○四年日俄战争后,日本因负担高额战争费用,一度考量出售台湾这块新殖民地。当时总督儿玉源太郎和民政长官后藤新平期期以为不可,一方面力抗军部干政,另一方面在经济上自力更生。当时成立两个为开发台湾的银行,公营者为台湾银行,民营则为台湾贮蓄银行,由荒井泰治出任董事长(头取),其中李春生和板桥林本源家的林彭寿是较大的台人股东,为台湾民营银行之嚆矢。

新高银行为李春生之大房李景盛及其子李延禧一九一六年一月二十九日成立,係因应茶叶出口旺盛而设;嘉义银行是以当时日本政府发行之大租权补偿公债做为资本而组织,股东组成均为大租户。

一八九五年清国割台,日军登陆基隆,在台北就任民主国大总统的台湾巡抚唐景崧,和担任大将军驻守台南的刘永福,一南一北,不约而同化妆成阿婆,带着侍从、粮饷连夜逃走。台湾俚谚里至今还有「阿婆浪港」一语,说的就是那两位竖仔大官,不顾台湾人民的死活,连夜落跑的故事。

战后国民党政府来台接收,台湾商工银行更名「第一银行」,由「半山」黄朝琴出任董事长,第一银行全台所有建筑几乎全数改建,抚台街原建筑也不知何时改建成如今的模样,实在落差太大,或许应归类为反攻大陆或阿婆浪港式临时建筑吧。

用手机拍得影像分享:

摘自《台北城‧城内篇》

台湾商工银行(今延平南路第一银行)──阿婆浪港、落跑式建筑

数位编辑整理:陈怡琳,陈子扬
Photo:鱼夫提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