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生活卡 >「直升机父母」课本、早餐都亲自送到校 >

「直升机父母」课本、早餐都亲自送到校


「直升机父母」课本、早餐都亲自送到校

文/莲娜‧格雷纳、卡萝拉‧帕德柏(德国《明镜週刊》编辑)

译/罗慕谦

*妈妈,他觉得这不好吃 !

这个话题几乎在所有的幼儿园都是最常谈到的话题,它可以在家长之间引起辩论, 还可以令幼儿园老师气到跳脚(因为这个话题根本没必要弄到这幺複杂):午餐。幼儿园里,生菜沙拉迷对上软糖薯条族,我们的监控直升机在此处变身为营养恐怖分子。

【案例:完美配合的菜单】

「我们幼儿园里有位父亲,每天早上带小孩来幼儿园时,会把贴出来的午餐照相照起来。孩子的母亲要他用WhatsApp 把每天的菜单寄给她,因为她怕会给一岁半的小孩煮了一样的晚餐。」

如果想把孩子教养成一个小美食家,那当然得花功夫设计一份米其林级的菜单啰。一位母亲确定儿子不会吃幼儿园的午餐,因为他的口味很特殊。

他的幼儿园老师说:「这位妈妈建议我们,给小朋友们几种不同的午餐选择。像她的儿子就习惯从三种菜色里选一种,所以她每天都用保鲜盒和玻璃罐给他带替代午餐。好笑的是,他从来不碰妈妈带的午餐。」

过分操心的父母不只注意饮食的多样性,还把饮食内容按照食物不耐症调整,儘管孩子根本没有食物不耐症。举例来说,不吃小麦、只吃斯佩尔特古麦,不吃肉、只吃豆腐,基于原则什幺坚果都不吃,麸质也尽量少碰。孩子绝对不能接触到精製麵粉、牛奶和工业製糖。

许多父母似乎不知道,麸质和乳糖至少从一万年前以来就一直是人类饮食的一部分。他们显然相信这两者是有毒物质,被「食品工业」狡猾地加入食物里。

母亲:「我们的雅各布不能吃乳糖、小麦和坚果。」

老师:「妳有没有把这些过敏食物填进雅各布的饮食单里?」

母亲:「没有,我们不确定他有没有过敏,但是能小心就小心。」

饭桌上甚至还有更多致命的危险!两岁双胞胎的妈妈对幼儿园老师说:「丽莎和史蒂芬不能吃没削皮的蔬菜和水果,如果吃到皮他们可能会噎到。」

水果还有哪些致命的危险?且听这位幼儿园老师道来:「我的主管找我会谈。她说,有家长投诉我。一位母亲特地请了一天的假,因为要带女儿去看医师。诊断结果是:红屁股。家长认为这都是我的错,因为小朋友前一天在幼儿园里吃了奇异果,妈妈还在小孩的粪便里看到奇异果籽。一定是我给她女儿吃了太多奇异果,还好我的主管只是跟我一起开怀大笑。」

【案例一:不要蛋糕】

一位幼儿园老师描述道:「幼儿园庆祝狂欢节前,我在幼儿园里贴出一张单子,请家长为小朋友带点点心来。我们当然欢迎家长一起出主意,但是最方便的做法还是我先在单子上写出几个建议,像是乳酪丁、蔬菜条、德国结饼乾、水果、苹果汁,还有马芬或饼乾。一位母亲跟我说,她的女儿不吃糖、也不吃精製麵粉,我是不是可以把单子上所有含糖、含麵粉的点心都划掉?毕竟她无法确定女儿那天在幼儿园里会拿什幺吃。」

以下这位父亲的经历不谋而合:「在幼儿园家长会上,一对夫妇表示他们的女儿不能吃精製麵粉,因此建议小朋友庆祝生日时,不要準备蛋糕;蛋糕反正也不健康。但是最令我吃惊的,不是这对夫妇为了解决女儿这个(当然很不幸的)问题就禁止所有的小朋友吃蛋糕,而是大家居然还花了半个小时认真讨论这个建议。」

【案例二:餵食】

一位教育谘询专家叙述道:「一位母亲打电话给我,说她四岁的儿子拒绝自己吃饭。他要大人餵。儿子的体型很瘦小,因此她希望孩子多少吃点东西。她问我:为了让他吃得足够,她应该继续餵他吗?」

我们恨不得也用「资讯」来餵餵这位敏感的母亲,像是孩子如何健康成长,还有如何教导孩子独立。

「直升机父母」课本、早餐都亲自送到校


▲水果没削皮不可以给孩子吃,奇异果有籽也不行/示意图/Shutterstock

*处处有危险─父母妄想症

没错,二十一世纪在德国的小朋友,其成长是个危险艰鉅的任务。

【案例:测量阴影下的室温】

幼儿园老师收到家长明确的指示:「一位家长在小朋友的柜子上贴了一张纸条给我:『十八‧ 五度以下穿毛衣,二十二‧ 五度以上穿防晒上衣。室外的温度请以阴影下的温度为準。』」

有时候,连奶嘴也是衣着的一部分,而且具有盾牌的功能:「一位母亲跟我们说,她一岁半的女儿跟我们去游乐场玩的时候,务必要时时含着奶嘴,这样才不会有蜜蜂飞进嘴巴。」

你永远不知道哪里潜藏着危险!一位母亲在幼儿园里引进「受伤纪录」,好知道孩子身上每一个伤口的来源;另外一位母亲还试图请幼儿园禁止使用剪刀,因为她儿子有一次不小心剪到自己。

幼儿园园长拒绝她的请求时,她就跟其他家长求助:「一位母亲请求我们家长代表会想办法让幼儿园禁止使用剪刀。她儿子有一次用剪刀时不小心伤到了自己,因此幼儿园里所有的剪刀都应该立刻消失,而且剪刀本来就很危险。」

【案例:受伤纪录】

「在一位特别担忧的母亲要求之下,我女儿的幼儿园开始採用一种纪录,用来详细记录小朋友几点钟、在哪里、怎幺样受了伤。家长来接受伤的小朋友时,还要在受伤纪录上签名。我女儿也是。她有一次爬到桌子下去捡拼图片,结果撞到头。我问她事发经过时,她根本不记得自己撞到头。」

这显然是头部重伤导致的终生失忆症!

「直升机父母」课本、早餐都亲自送到校


▲妈妈要求玩游戏时要让孩子吃奶嘴,才不会让蜜蜂飞进嘴里/示意图/pixabay

为了孩子的福祉,直升机家长往往不只劳动自己和其他的家庭成员,还试图劳动全世界,其中尤以老师为最。

【案例:请帮保罗找到早餐!】

「为了在紧急状况(!)或学生突然生病时,家长可以联络我,我把手机号码给了所有的家长。一天,一个二年级小学生的妈妈传了这则令人不可置信的简讯给我:『我把保罗的早餐放在外面他放衣服的柜子上。他今天早上忘了带。请你帮他找到早餐!』」

我们恐怕还要称讚这位妈妈这幺谨慎,因为接下来我们可以看到,有些家长真的会为了这样的事闯进教室(因此出尽孩子的丑)。有些家长似乎完全忘了,老师不是只有一个公主王子嗯,一个小孩要照顾:「一个学生上课时突然生病了,很不舒服,因此我打电话给他妈妈,请她来接小孩回去。她的回答是:『你不能带她去看医师吗?我现在没时间。』」

【案例:外套在哪里?我去找警察!】

「我心情愉快地从停车场走向校门口,结果在校门口已经有个妈妈在等我:她儿子的外套不见了,而且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她给我一张外套的照片,要求我请其他老师一起协助找到外套。我请她再等个两、三天,因为根据我们的经验,这些东西通常自己会再出现。

结果她气沖沖地说,她现在要去警察局报窃盗案。后来我只好把照片拿给每个同事看。校长也请每位老师问问自己的班级,因为这个妈妈为了这个『案件』也写了一封好几页长的电子邮件给他。两天之后,外套又出现了。一个同学拿错了带回家,而他妈妈没有马上发现。」

这些爸妈似乎没想到,老师的角色是教导孩子重要的东西,而这些额外的要求只是没必要地浪费老师的时间、耐心和精力。甚至还有更过分的:「你当老师的下午不用上课。那你能不能过来帮我们家小孩上个家教?你一定不收钱!」

还有一位老师吃惊地发现,家长已经为学生重新安排了教室座位:「我们跟治疗师讨论过,××现在起应该一直坐在你旁边,这样他才会专心。」

家长提出这些要求,最后都会得逞吗?「如果家长很有影响力,那幺老师是有可能会让步。」一位老师说,「但是如果家长提出没必要或太自私的要求,许多老师就让它左耳进右耳出。」

「直升机父母」课本、早餐都亲自送到校


▲孩子外套不见,妈妈竟然要报警/示意图/pixabay

【案例一:个人瑜珈课】

「一个已经成年的学生的爸爸请我在考试前带他儿子去一间安静的房间,跟他一起做呼吸和放鬆练习。我的回答让他很气愤,因为我跟他说,这办不到。

第一,如此会占用我的工作时间;第二,我不能丢下整个班级,自己离开;第三,我不能跟男性学生单独在一个房间里;第四,我们连个扫具间都没有,去哪做这种练习。」

【案例二:写电子邮件即可】

「你能不能一週一次跟我说一下×× 在英文课上的表现呢?写电子邮件即可。」

【案例三:请帮我儿子收拾东西】

「最近一位母亲请我帮她儿子下课后把上课用过的课本等收拾好,然后下次上课再帮他带来,因为她儿子恐怕只会把东西弄丢。请注意,我是中学老师喔。」

家长请老师为自己的子女收拾东西,这样的要求实在太过分了,但愿这种状况还不常出现。但是世界各地每天都可以见到的现象是:直升机家长把孩子忘记的课本、体育用品或巧克力棒一路送进教室,而且脸上的表情还似乎在说,这些东西是攸关生死的药物。

「可惜今日的家长几乎不给孩子机会自己去化解冲突,或者至少去面对不愉快的状况,然后自己想办法解决。」一位教育学家说。

「有一次,一个学生忘了带早餐。他的妈妈门也不敲就闯进教室,也不说声『你好』或『不好意思』,把早餐交给儿子就又跑出去了。」这样的行为使美国阿肯色州 (Arkansas)小岩城(Little Rock)天主教男子高中的校长史帝夫.斯卓瑟(Steve Straessle)再也受不了了。新学年开始时,他在校门口挂起一个大牌子:

「如果你想把儿子忘记的早餐、课本、作业、用具等等交给儿子,请在此处转身离开。你的儿子会学会自己解决问题。」

这位校长在之后的访谈中解释,学校其实早已禁止家长送来学生忘记的东西,但是因为家长经常不合作,所以现在才挂起这个大牌子。而且:「尤其是青春期阶段的孩子往往有这种依赖性,只要一打电话给爸妈,爸妈就会过来为他们解决所有的问题。」

*本文摘录自《老师请把考试延期,我儿子要过生日:德国直升机父母毁灭教育现场实录》

「直升机父母」课本、早餐都亲自送到校

译者: 罗慕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