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生活卡 >所谓的你爱我(1) >

所谓的你爱我(1)


文/雪伦

所谓的孤单,是自己一个人在玩生存游戏。

        我曾经是对未来怀抱美好幻想和憧憬的女孩。

        和每个十五岁的女孩一样,我过着正常的国中生活。

讨厌上导师的数学课、不喜欢体育课要跑操场,最喜欢下课去合作社买米血糕再加很多的辣椒酱,一定要和同学边走边吃,聊着昨天娱乐百分百有多好笑,每天都在期待自己长大的样子,是不是会如想像中美好。

        我告诉哥哥,我长大要当律师,哥哥说我聪明伶俐,讲话又有条理,很适合当律师,他从小就疼我,就算我说我长大要当总统,他也会说,没问题,妳一定可以。

        我没做到的事,哥哥帮我完成了。

        国二时,我和班上同学拿到全校辩论比赛第一名,放学后一回到家,我就开心的嚷着喊着,往哥哥房间冲进去,要称讚他慧眼识英雄,但他不在房间里,只有一个我没见过面的男生,侧躺在哥哥的床上,一副随兴的看着金庸小说。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本书是神鵰侠侣。

        「季阳出去买东西了。」他缓缓的说。   

        「喔。」我回答着,然后转身要离开房间。

        「等一下。」他从后头喊住了我。

        我回头,看着他下床,走到自己书包旁边,从里头拿了条巧克力,然后走到我面前,把巧克力递给我,淡淡的说了声,「恭喜妳。」然后摸了摸我的头,带着一抹不仔细看,就看不出来的浅浅微笑。

         从那一刻,我就爱上了他,哥哥的高中同学,简耀然。

        任何少女只要喜欢上一个人,总是没有理由的,但如果硬要说出一个原因,那就是肤浅,从那天之后,我眼里只看到的他,我心里想的也只有他,所以有关的他的各种消息,我全都想要知道。

        「说一下嘛!」我对着哥哥撒娇。

        哥哥放下手上的漫画,一脸八卦的看着我说:「朱立湘,妳怪怪的喔!对耀然这幺有兴趣?」

        「哪有,只是随便问问啊,所以,他是下学期才转到你们班的吗?」我继续问着。

        「因为爸妈离婚,他跟着爸爸,所以从台北转到新竹的学校。」哥哥说完继续拿起漫画,躺回床上看着。

「那他人怎样?」

「嗯……功课还不错,运动也满好的,个性比较安静一点,在我们学校还

满受女生欢迎的,不过还是输妳哥一点。」哥哥边看漫画,也不忘边自夸,再顺便送我一个杀人微笑。

        但没到杀我,是我比较想杀他。

        我在心里偷翻了一个白眼,「有很多女生喜欢他?」我问,假装冷静的问,就像在问哥哥明天早餐要吃什幺一样冷静。

        「很多啊,但比我少一点。」

        「喜欢他的,都很漂亮吗?」

        「满漂亮的,但比我的还差一点。」哥哥头也没抬的回答。

我不想再问了,因为我懒的再听朱季阳称讚他自己,身为妹妹的我,真的不想吐糟他,伤害他的自尊心,但我也不能再虐待自己的耳朵,我回到自己房间,看着那条没拆的巧克力,想到他的微笑,庆幸自己喜欢上一个好的人。

        慢慢的,耀然学长成了哥哥的死党兼麻吉,两个人从上学一起混到放学,好像还说好的一样,轮流包办全校的前一、二名。

        他也成了妈妈的第二个儿子,因为耀然学长的父亲工作需要轮班,于是他几乎都会留在家里吃饭,妈妈总是拿他的碗来玩挟菜叠叠乐,目标应该是叠的比玉山还要高。

他更成了爸爸的围棋竞争手,一到假日就找他来下棋,两个人的胜负慾都很强,可以连下十四个小时,不吃不喝,我不懂,不过就是下棋又不是在淘金矿,赢了又怎样?

最重要的是,耀然学长成了我眼里唯一的男人,比刘德华帅、比金城武迷人、比F4还要酷上几万倍,我十五岁生日那天,许下的三个愿望,都是想要和耀然学长谈恋爱。

        当我吹熄蜡烛的时候,睁开双眼映入我眼帘的是耀然学长,他依旧用着肉眼很难察觉的微笑,摸了摸我的头,对我说了一句,「不管妳许了什幺愿,一定都会实现。」

        那一秒,我真的相信,愿望一定可以实现。

《明天待续》

本文出自《所谓的你爱我》商周出版

所谓的你爱我(1)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